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美国国债酿成有史以来泡沫陷阱花

2019-02-01 23:53:39

  美国国债酿成有史以来泡沫陷阱

  美国国债是买是卖?

  两个大国之间的沟通平台,一场跨越大洋的超级对话,奥巴马时代的美国,如何握手中国,美国国债、人民币汇率、贸易保护、环境与能源,四大敏感词汇,中美双方将亮出怎样的底牌?《今日观察》为您提前揭秘,全新升级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敬请关注“四问中美新对话”。

  中美次战略与经济对话,将于7月27号到28号在华盛顿举行,这轮对话被看成奥巴马政府上台之后,中美两国之间建立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的一个新的开始。对话谈什么?怎么谈?这些都是学界和公众普遍关注的问题,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会推出系列特别节目——《四问中美战略与经济新对话》。

  首先我们要来关注的就是这两年来,中美两国热的一个话题——美国国债。中国目前大约已经持有了8000多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作为美国的一个债权国,中国将在这次对话当中提出怎样的主张和要求?这轮对话中,有关美国国债的讨论将如何深远地影响着中美两国发展的未来?央视主持人陈伟鸿和评论员孙哲、向松祚共同评论。

  向松祚:美国国债酿成有史以来的泡沫陷阱

  (《今日观察》评论员)

  美国国债已经不是泡沫问题,而是人类经济体系有史以来,的一个泡沫。这已经不仅成为中美经济合作的一个重要问题,而且成为世界其他所有的国家和美国之间一个非常敏感和重要的问题。现在美国的国债的总额已经接近12万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人均有国债就超过了4万美元,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一个数字,已经超过了80%的GDP,美国经常账户的赤字和GDP的比例,从2002年开始一直在不断地上升,现在美国经常账户的赤字和GDP比例大约是7%。这就意味着美国每年有一万亿的消费和投资是外国人借钱给他们进行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为什么这次全球金融危机首先爆发于美国,实际上正是美国美联储和美国政府货币扩张和财政赤字所维持的经常账户的赤字推动了全球金融资产的价格泡沫。

  孙哲:“霸道逻辑”彰显中美不同感

  (清华大学中美研究中心主任孙哲教授、《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美国人对自身的债务问题缺乏我们中华民族的感,而且美国人在搞一套阳谋。美国人从生出,上学,读书要先借贷,先花钱,然后买房子要借贷花钱

美国国债酿成有史以来泡沫陷阱花

,那么国家现在也重复这套理论,如果国家过日子很艰难的话,就从世界来借钱。对待这个泡沫美国人自己有自己一套理论,这种霸道的理论就是:我如果家产有200万亿美金的话,如果现在负债是12万亿,你看我有没有这种经营能力。他赌其他的很多国家还会继续去买美国的国债,这种情况下,他认为你在低谷时期买入我美国国债,我美国虽然现在遭受一些损失,但是过了5年、10年以后,美国国债反而能帮你发财。

  这么一套非常霸道的逻辑在中国人看来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触。毕竟我们老百姓辛辛苦苦赚了一些钱,投在美国,那么我们确确实实要求美国认真地保证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安全。

  购买美国国债之外,风险投资是否还有新天地?

  向松祚:中国外汇储备投资不能完全集中在美元资产上,要寻找新的投资方向

  (《今日观察》评论员)

  中国现在用外汇储备所购买的美元资产,未来潜在的巨大损失风险是越来越大,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所以中国的外汇储备投资不能完全集中在美元资产上面,而要寻找新的投资的方向,要把外汇储备的资产投资尽可能地多元化。在这个方面,日本曾经有过非常好的经验。日本其实有很多的外汇资产是投在其他国家的,比如说森林、矿产、原油,其他国家好的公司,蓝筹公司的股票,甚至土地,比如说日本通过外汇资金购买其他国家的土地。通过购买、租赁用这些土地来生产日本所需要的农产品和其他的产品,他所运用的土地面积相当于日本可耕地面积的四倍。而于对中国外汇储备的资产,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么多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这个SART萨特贴片保险丝篮子随时有可能会出现巨大的问题。

  中国所急需的正是我们所欠缺的各种资源。比如中国需要土地、森林、矿产和原油。中国也需要持有好公司的股权,现在看来我们应该马上采取行动,尽可能地珠三角水转印喷漆实现储备资产投资多元化。

  孙哲:制度化保障很必要对话要关注细节设计

  (清华大学中美研究中心主任孙哲教授、《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这次我们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当中如果再向美国提出保障中国美元资产的保值增值,美国还会给我们开出一个大空头支票。告诉我们,中国继续投资美国是安全的,是获益的,但是这缺乏实质性的保障。比如中国能不能获得一些抵押物呢?我们毕竟买了美国很多国债,这些钱流到了通用,流到了花旗银行,流到了AIG这些美国公司里边去了。那么我们的股权是不是能得到一些交换呢,美国拿什么样的抵押品才能使国债贬值时中国得到补偿?

  这个是实在的一种制度化设计,我们这次战略与经济对话可能更关注一种战略性的,长期性的,宏观性的东西。但是在细节上我们要做出很多种设计来保证中国在美国投资的安全,比如建立一种类似于董事会的一个机构,美国在使用这些国债的时候,能够定期向中国做一些汇报或者通报,在美联储印发新钞票的时候,来向中国汇报一下,得到中国的部分允许,或者是大家商量着做事,关照中国的关切。这样这些细节都应该反映在我们这次对话当中。此次中美对话能否取得实质性进展尚存疑虑。

  孙哲:投资安全问题有多种实现方式

  (清华大学中美研究中心主任孙哲教授、《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中美两国有一个对话机制是相当好的,这相当于在美国国债问题双方建立了一个联络的机制。中方的反应和要求能够时常向美国提出来,我们应该充分利用美国的媒体和有识之士。比如前一段诺贝尔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说中国被美国绑架了,中国不应该再这样做,如果这样的人都发出替中国打抱不平,那么中国更应该在这场对话当中向美国严正提出继续保证我们投资安全的这个要求。但是我觉得应该把国债问题和中美关系特别是中美经贸关系等其他问题联系起来。比如美国现在在大力在推动和中国的环保合作,那么我们可以要求我们入股它,共同跟它研发一些新兴的环保开发技术,比如要求它在中国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时候出更多的钱。能不能把这部分的美国的国债转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中去,这些问题都是可以去谈的。如果这些东西谈成的话那可能我们就能看到实质性的成果。

  向松祚:应有切实可行的措施来保障中国投资安全

  (《今日观察》评论员)

  中国增持美国国债,大量持有光伏接地线美国的国债对美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和稳定金融市场的计划是一个巨大的帮助。美国总统也好,财长也好,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这个意思,也希望中国能够继续持有和增持美国的国债。就是说我们帮了你,但是我现在持有大量的美元资产和国债,现在你宽松的货币政策、大量的财政赤字,大量的增发国债,会让我亏。这就不是一个互赢的局面了。在这一次对话里边应该有非常切实可行的举措,保证中国投资美国国债的安全?高调、慎重地表态,很严肃地表态,但是没有切实措施是不行的。得有几个具体的建议。

  美国它不可能提供一个非常严格的补偿机制,比如说国债损失多少,就给你补偿多少,像中国过去通胀时给保值储蓄一样的。要是美方不能提供这样的机制,永远只是开空头支票,那么那我们就应该在其他方面提出条件。既然在国债上你没有办法保证我的安全,没有办法实现互赢,那么在别的方面你就必须让步。比如美国要承认中国市场经济的地位,对中国开放高科技出口,对中国的公民开放这个旅游市场,对中国的银行业、金融业开放金融市场,这些会刺激中国的经济发展。在这个层面实现中美之间的互赢。在这个对话里边,应该有非常详细的具体措施清单,美国必须要承诺在这个方面要有实质性的进展,这才是我们一个合作互赢的一个真正的态度。

  马克?乌赞:关键时期中国应确保外汇储备安全

  (新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执行长,《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中国是的债权国,美国是的债务国,中美两国是稳定全球金融体系,两股重要的力量,我认为在这个重要和关键的阶段,中国和美国应向其他国家保证,或许应当佛陀还是对他说:“下!”这时黑指婆罗门说:“我已经两手空空对外探讨我们将重振国际货币体系,而中国积累多年的外汇储备,也应该确保安全。

  张燕生:中国应调整国债应对全球风险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中国和美国之间,确实有着许多共同的全球利益,在国债这个问题,中国在美国危机的时候对美国的稳定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下一步中国持有的国债一定会向多元化方面发展。原因很简单,金融危机来了,如果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一定会出问题。金融全球化,我们现在得到一个教训,就是如果金融市场的一体化,如果仅仅在美国华尔街上这一个点配置一定出问题。因此中国必须要考虑今后未来20年怎么来对冲全球的风险,因此国债从新的角度来看是应该调整的。

  向松祚:中在人生的旅途中美新对话中应明确建立补偿机制

  (《今日观察》评论员)

  中国现在已经成了美国的债权国。既然现在投资到美国的资产安全性、收益性已经受到了巨大威胁,那在这次新的对话里边应该明确的提出建立一个监督机制或者一个补偿机制。比如通过发国债所筹集资金,也是拿出去购买到通用的股权,购买花旗的股权去挽救这些大公司。反过来讲,为什么我中国的资金不能直接占有你这些公司的股权呢,为什么美国就不能开放中国的资金,让中国的资金去拥有美国公司的股权呢?实际上美国有很多资金在中国拥有中国公司的股权。

  既然美国不能直接对我国债的损失,给予补偿,不能采取具体的措施来保证我投资美国国债的安全,那么在其它一方面应该建立一个非常具体可行的补偿机制,这应该是这次对话里边应该提出的一个焦点问题。

  孙哲:中美金融恐怖平衡?其实是中美关系的稳定器

  (清华大学中美研究中心主任孙哲教授、《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中国既然在美国持有这么多国债,做出的也不是轻率的决定,综合欧洲发展前景,日元未来走向,觉得经济危机可能是美国受了轻伤,欧洲和日本受了重伤,其它的国家投资未必能安全,所以这也是一个很慎重的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国家一直在从2001年以后一直不断地增持国债的一个基本原因。但是这个原因在美国造成了一个双面的效果,比如奥巴,刚才说早晨好,他求财若渴,但是很多美国的激进的国会议员,他就发出了很威胁性的声音,觉得美国的国民经济被中国所绑架了,奥巴马现在的财政顾问叫萨姆斯,他说双方产生了一种金融的恐怖性的平衡。我觉得用这个恐怖平衡,金融恐怖平衡恐怕过于夸张,我更愿意把它形容为一种中美关系发展留下的是悔恨、遗憾当中的稳定器,稳压器。

江苏证件单据文件防伪报价
大连gmn价格
惠州跷跷板品牌大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