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校长锤杀女教导主任疑因其多次反对乱收费

2018-12-07 02:47:15

校长锤杀女教导主任 疑因其多次反对乱收费

据了解,金堆小学校园凶案发生在11月1日下午3点过,当时有师生听到“咚”的一声,发现是校长李榜来突然从3楼坠下;而后又发现阮钰望倒在3楼的宿舍里,头部满是鲜血。警方赶到校园展开调查,并在现场发现了一把钉锤。

11月4日,华县警方公布消息称,经初步查明,该校教导主任阮某某被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用钉锤击打头部,致阮某某颅脑严重损伤死亡。作案后,李某某畏罪跳楼死亡。经调查确认,李某某与阮某某同系该校领导,因工作矛盾产生积怨。

阮钰望作为学校领导之一,在学校一些工作事务上也有一定发言权,在工作中有不同意见也是很正常。但双方并没有发生什么公开的激烈的冲突,针对校长个人也没有多大的仇恨怨气。”

——阮钰望的男友李超

警方对李、阮两人的情况作了大量调查,确认二人确系工作矛盾,导致李动手行凶,李、阮二人不存在男女私情、感情纠葛。”

——华县公安局副局长朱江

11月1日,陕西省华县莲花寺镇金堆小学突发血案:该校校长李榜来涉嫌用钉锤杀害同校女教导主任阮钰望,随后跳楼身亡。

这一事件震动华县,并在络上引发广泛关注。4日,华县警方公开信息称,经调查确认,李某某与阮某某因工作矛盾产生积怨。

成都商报在华县多方调查了解到,两人很早就认识,但同在一校当领导不过9个月时间。在此期间,阮钰望对于李榜来的一些工作安排持有不同意见,而后者则认为对于阮的有些工作不太好安排,同时感觉工作压力颇大。

家属说 同校工作九个月 双方不存在感情纠葛

事发当天 还和行凶者打过招呼

李超清楚地记得女友生前一天的情况。11月1日上午,他开车送女友阮钰望到离县城9公里外的金堆小学上班。李超在学校里耽搁了一下,11点30分离开,当时女友一切都好好的。

李超还遇到了校长李榜来,“他(李榜来)跟我打了招呼,还问我要不要就在学校跟他们一起吃了饭再走。”李超因为有事,没有留下来吃饭就走了。这是他一次见到阮、李二人,在他看来,当天两人都很正常。

当天是周五,下班本来稍早一些,但下午4点过,李超还没等到女友回来,于是拨打,但无法接通,他前后拨打了10多个,通了,对方称是警察,他才知道,女友和李校长都在学校里出了事,都被送到了县医院。

他赶到县医院,在医院接诊纪录上看到女友的名字。而此时,女友的遗体已经被送进了医院太平间。

2日下午,当地警方在医院对阮钰望的遗体进行尸检,李超也在现场。“她的头部有六七个窟窿,头盖骨也碎了,脑浆都流得没有了……”面对如此惨烈的遗容,李超悲愤不已。他告诉成都商报,从女友的伤势来看,只需一两下就足以致命,而凶手仍然不罢休,一直砸了好几下,“要有多大的仇恨,才会如此凶残下狠手……”

而凶手正是金堆小学的校长李榜来。

有不同意见 但无公开激烈冲突

是什么样的工作矛盾,终引发李榜来对阮钰望行凶?

据阮的妹妹称,两家老家都在华县金堆镇铁炉村,两人很早就认识。后来两人都在金堆镇的小学当老师,但并不在一个学校,这期间肯定不会产生什么工作矛盾。

据了解,金堆小学是移民学校,去年11月才迁到莲花寺镇,有48名学生,7名老师,校方领导只有两人:校长和教导主任。警方公布的信息表明,阮钰望去年11月起任该小学教导主任,李榜来今年2月起任该小学校长。也就是说,同在一校任职到事发的11月1日,两人工作交集时间不过9个月。

至于同在一个学校后,两人在工作上有什么矛盾,李超向成都商报表示,阮钰望曾经向他提起过这样几件事。

去年开学,时任校长按照规定向每个学生收取了50元钱的蛋奶工程(每日营养餐,包括一袋牛奶和一个熟鸡蛋还有火腿肠、面包、蛋糕等食品)费用共计2000多元,这个钱前任校长离开时移交给了阮钰望。李榜来前来担任校长后,将这笔钱领走,表示要上交到金堆镇教育组(现改为由金堆中心校负责)。后来,阮钰望听说因为金堆小学是移民学校,政策上有照顾,学生不用交这个钱,但这笔钱没有了下文,她认为应该退还给学生们。阮的亲友估计,正是此事,拉开了两人矛盾的序幕。

后来,李校长安排老师向学生们收取取暖费,每个学生80元钱,阮钰望对这项收费工作也很抵触,认为不该收取;另外,学校还准备给孩子们置办统一的校服,同样涉及收费问题,阮钰望也有不同意见。

在李超看来,这些都是很琐碎的事情,阮钰望作为学校领导之一,在学校一些工作事务上也有一定发言权,在工作中有不同意见也是很正常。阮钰望对李榜来的一些工作安排、方式方法存在异议和意见,但双方并没有发生什么公开的激烈的冲突,针对校长个人也没有多大的仇恨怨气。

他同时称,这些情况也是他和阮钰望私下闲谈时说的,没有什么发微博、写帖子之类的事,也没有向教育部门举报反映。

另据李超称,他曾听阮钰望提起过,李榜来自称压力大,心情不好,想辞职,还就此向上级反映过自己的状况。因此他怀疑,“他(李榜来)是不是担心阮钰望有举报反映之类的行动?加上他自身的压力,所以导致他拿起了行凶的钉锤?”

家属否认

“男女私情纠葛”

小学校长锤杀女教导主任一事,不仅在华县当地引起震动,在上也引发广泛评议。阮钰望的亲友表示,发生在校园内的这起惨案,实属少有,行凶人和遇害人是老师、是同事,男上级杀害女下属,引起关注在所难免。

对于有人在男女私情上胡猜乱说,阮的亲友表示,“完全没有事实依据,这是在对我们造成二次伤害。”

李超坚决表示:“不可能有男女关系上的问题。”他说,两人原本打算明年开年就领证,没想到,这个心愿再也无法实现。

目前,阮家亲友都住在县城一家酒店里,相关费用由县教育局负责结算,双方正在协商阮钰望的善后事宜。根据阮家出示的一份赔偿方案显示,目前,当地有关部门同意向阮家支付包括丧葬费、补偿金等在内各项费用共计25.9万余元。阮家亲友表示,这一方案还未敲定。

警方说

确因工作矛盾 行凶者早有心理准备

前日,华县公安局副局长朱江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表示,金堆小学校园凶案社会影响大,关注度高,警方对两人的情况作了大量调查,确认李、阮二人确系工作矛盾,导致李动手行凶,李、阮二人不存在男女私情、感情纠葛。结合现场、尸检等证据表明,阮的头部有6处钝击伤,李用钉锤其实一两下下去,阮就失去了任何反抗甚至呼救的机会和能力。因此可以肯定,李对此早有心理准备,蓄意而为。朱江表示,案件还在进一步侦破中,具体情况目前暂不便更多透露。

而据知情人透露,李的教学能力很强,到了金堆小学一心想把工作搞好,同时,给自己的压力也比较大。在工作中,他不只是和阮钰望,和同校的其他老师关系也比较紧张。

这位知情人同时明确表示,李榜来确曾向县教育部门有关人士反映过自己的情况,称感觉压力比较大,工作干得不是很好等等,其间还曾举例式地提到,比如说对于阮钰望,就觉得一些工作不太好安排。教育部门相关人士也对他作了一些思想工作。但情况后来没有明显缓解,相反,就在事发前的10月份,李曾经在一页纸上写下相关内容,文字大意是说:现在干啥事都有些颠三倒四,特别是进入10月份以来,感觉更是不对……

有知情人向成都商报提供了李榜来位于县城某小区的住址,成都商报曾多次前去探访,但家中无人回应和开门。此前有消息称,李的家属也在教育部门安排下住进了酒店。

家长说

取暖费该不该交 不清楚

针对阮家亲友反映的相关收费情况,成都商报走访了莲花寺镇金新社区,有孩子在金堆小学就读的当地居民表示,他们去年的确交过50元钱的蛋奶工程费用,金堆小学是不是有政策照顾,这钱该交该退,他们不清楚。而交了80元钱的取暖费也属实,同样,这笔钱该不该交,他们不是很清楚。后来,因为孩子的校服又涉及到费用问题,家长们都有些不情愿,因此这个钱一直没有交,校服一事也暂时没有下文。

华县教育局勤俭办(负责全县中小学蛋奶工程)范主任表示,他们没有听说金堆小学的蛋奶工程全部免费的政策,按规定,该工程实施经费实行省、市、县(区)和家长分担(家长不超过20%)的机制,按现在的标准,每个孩子每学期的确需交50元钱。不过,省级财政又按照30%的比例对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予以补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可以免费享受。因此,金堆小学向学生家长收取的这笔2000多元蛋奶费用,有多少人可以享受免费,这笔钱的流向,金堆中心校的负责人应该更清楚。

成都商报随后多次拨打了金堆中心校负责人王锋的,但无人接听,多次拨打华县教育局多名领导的,也均无人接听。

铝窗花价格
螺旋丝杆升降机
挖掘机配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