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马云妻子谈婚姻他曾问我钱跟儿子要哪一个?

2018-11-06 18:17:38
马云妻子谈婚姻:他曾问我钱跟儿子要哪个?() 妙笔人生 我和马云是大学同学,毕业就拿了结婚证。

马云不是个帅男人,我看中的是他能做很多帅男人做不了的事情:组建杭州个英语角、为外国游客担任导游赚外汇、四处接课做兼职,同时还能成为杭州十大杰出青年教师……然而,婚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处在一种惶恐中,因为他的意外状态层见叠出…… 他忽然就辞职了,说要做自己的事业,就在杭州开了一家叫海博的翻译社。

翻译社一个月的利润200块钱,但房租就得700元。

为了保持下去,马云背着麻袋去义乌、广州进货,贩卖鲜花、礼品、服装,做了3年的小商小贩,养了翻译社3年,这才撑了下来。

后来他又做过《中国黄页》,结果被人当骗子轰…… 这种情况下,他忽然跟我说想凑50万元做电子商务网站。

他很快就找了16个人抱成了团,其中有他的同事、学生、朋友。

马云告诉大家,把所有的闲钱都凑起来,这很可能失败,但如果成功了,回报将是无法想象的。

他顺便劝我,说他们如果是一支军队,我就是政委,有我在,大家才会觉得稳妥。

就这么着,我也辞职了,18个人踏上了一条船——阿里巴巴。

“儿子跟钱,挑一样,你要哪一个?” 草创时期的工作是不分日夜的,马云有了甚么点子,一通电话,10分钟后就在家开会。

他满嘴的专业术语我是听不懂的,但他们开会我会很忙。

他们白天开会,我在厨房做饭;他们半夜开会,我在厨房做夜宵,我顶着政委的虚职,干着勤杂工的事。

我本来当老师当得好好的,为什么就成了一个老妈子了?煎熬了一年多,我问他我们现在到底赚了多少钱,他告诉我:“100万。

”“这么少?”“现在是一天利润100万,将来,会变成一天纳税100万。

” 如果说当初他说的回报是指现在的财富的话,这个回报的确很惊人。

而我得到的回报是,我成为阿里巴巴中国事业部总经理。

正在这个时候,我们开始管不住儿子了。

儿子,应当也算是阿里巴巴的“牺牲品”。

他1992年出生,跟我们的事业同龄。

那时,我们家一挤就是30多号人开会,满屋子烟雾缭绕像个毒气室,儿子关在房里不能出来。

吃饭的时候跟我们一起吃工作餐,这样一来,儿子就长得越来越像他爸爸,瘦骨伶仃,像根火柴棍支起一个大脑袋。

后来我们越来越忙,儿子4岁入托,1扔就是5天,周末才接回家来。

儿子10来岁了。

或许是受了马云的熏陶,他对网络格外有兴趣,很快就学会了玩网络游戏,上瘾了,跟着同学泡在网吧舍不得回家。

马云对儿子展开了说服教育,可在12岁的儿子面前,能言善辩的他败下阵来。

儿子只回了一句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